我的大学同学_第1页_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 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 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 

我的大学同学

时间:2020-04-20

晚饭后,我慵懒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捧着笔记本,和老婆一张张的翻看着
    几天前和小东激情的照片。这几天我们不知道看过了多少遍,但每一次都能让我
    清楚的回忆起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心里一阵阵的激动。琳琳歪着头,靠在我的肩
    膀上,看的很是入神,渐渐地脸红心跳起来。
    「小骚货,你是不是想小东了,你不会爱上他了吧?」。
    「人家才不会爱上他呢,只是很喜欢他带给我的新鲜感,你们男人不是也很
    喜欢操不同的女人吗?」。
    「也不一定,我就和他们不一样,我只喜欢看你被不同的男人操,看你在他
    们的胯下欲仙欲死的样子。如果你看上了哪个男人,我一定会想办法满足你的。
    我现在到是想小东了,想让他操你」。
    「你就是个变态!嫁给你可倒了大霉了,伺候你一个还不够,还要让别人操,
    你就不怕我被别人干上瘾了,就不要你了?」。
    「怎么能呢!我的老婆我最了解了,不光屄肥、人美,心地还特别的善良,
    尤其是对我绝对的忠诚,再说了,你就是嫁给谁也不会让你享受不同的男人,你
    嫁给别人只有一个老公,而嫁给我反而可以有很多的男人,你怎么会舍得离开我
    呢!今天正好周末,要不然我现在就给小东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来?我们俩好
    好伺候伺候你」。
    琳琳撒娇着捶了我几下,显然是没有反对的意思。我立刻拿起了手机拨通的
    小东的电话。
    「兄弟,忙什么呢?你姐都想你了,今天能出来吗?一起玩会儿」。
    「威哥,我也想你们啊,尤其是姐姐。可今天还真是不方便,我一个朋友在
    我家呢。他刚刚失恋了,我得陪陪他」。
    「失恋算什么啊,多失恋几次就长大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说的,可他就是过不去这个坎。交往了几个月的女朋友,
    才去了几次夜店,就跟个富二代的跑了,他也不是很伤心,就是正生闷气呢」。
    「他还是处男吗?长的帅不帅啊?」。
    「是不是我不知道,不过长的比我帅,个儿也挺高。哥,你是不是想让他…
    …」。
    「呵呵!是啊,你带他过来吧,也散散心。你和他说说,他要是愿意,一会
    你给我打电话」。
    十几分钟后,小东打来了电话说他已经同意了,一会儿带他一起来。我犹豫
    了一下直接把我家的地址告诉了他,一是觉得小东还算可靠,二是人多动静大,
    家里毕竟比酒店安全些。
    老婆显得十分开心,又是化妆又是换上了性感的吊带裙。看到老婆的表现,
    我不免有些期待,一会儿三个男人一定会把老婆干的欲仙欲死。
    敲门声响起,琳琳主动跑过去打开了门,两人进屋后,小东给了老婆一个热
    情的拥抱,而老婆却把眼神投到了另一个小伙子的身上。他的个子比较高,将近
    一米八左右,身材也比较健壮,英俊的脸上有棱有角,很是爷们。老婆看的心神
    荡漾,显然很喜欢他。
    「这是我的同学,谷建飞,叫他大飞就成,我们都这么叫他。我们俩一个宿
    舍,最好的哥们。可我们俩性格完全不一样,我比较好静,爱看书。他却好动,
    总是闲不住,足球、篮球都不错,还是我们校队的主力呢」。
    大飞看了我们一眼,有点尴尬的叫了声「大哥、大嫂」,很显然,小东已经
    和他说的很清楚了,这也省了我不少事,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和小东一样叫姐吧,什么大嫂啊!都给我叫老了」。
    我们围坐在沙发上,老婆很主动的拉着大飞的手,很关切的安慰他,很像一
    个相识已久的大姐姐,温柔、体贴。大飞则总是低头偷瞄老婆白皙的大腿和丰满
    的胸脯。
    我真的没想到,大飞竟会如此的直接,开口道:「姐,小东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可以和你……」。
    琳琳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不好意思的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老婆
    很害怕别人会认为她是个淫娃,是个荡妇,但她此刻怎么能舍得这样一个年轻力
    壮,而且很有魅力的男人呢。
    大飞扭头看向了我,想确认一下我的态度。
    「你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吗?或者说你还是处男吗?」。
    「坦白的说,我不是,我交过几个女朋友,也和其中的三个发生过关系。其
    实我完全可以说自己是处男,但我真的不想骗你们,我觉得人与人交往就要坦诚
    相待。如果大哥因为我不是处男而拒绝我,我愿意退出」。
    「好样的兄弟!我喜欢你的坦诚,其实是不是处男我一点都无所谓,当然有
    经验的话更好了,省的我再给你上课了」。
    小东在一旁坏笑着,显然他知道我在说他。大飞也笑了,笑得很灿烂。
    「姐你要好好安慰我啊!我可是刚刚受了伤的。我能抱抱你吗?」。
    琳琳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面对着大飞,分开双腿,骑了上去。大飞很自
    然的就抱住了老婆的小蛮腰,脸紧紧的贴在她的两个浑圆的奶子上。
    大飞很是激动,抽出一只手在老婆的奶子上揉搓着,很快一个乳房被他的大
    手从吊带裙的V字领中挤了出来,在他的脸前晃动着,很有弹性。
    老婆竟然没有穿内衣。小东几步凑到了跟前,直接撩起了老婆的裙子,一个
    雪白的大屁股直接骑在大飞的腿上,我靠,老婆连内裤都没穿,无比的性感。小
    东在老婆的屁股上捏了几把,然后看着我不住的坏笑,他的眼神好像在告诉我,
    琳琳真的很骚。
    老婆可真是越来越骚了,不仅可以真空待客,而且还能主动出击,在我的眼
    前和一个刚认识的人调情,样子自然的就像一个kTV里的陪酒女,或是街边小
    发廊里的娼妓。
    大飞也顺势叼住了老婆紫红色的奶头,不住的吮吸。老婆闭着眼轻轻的喘息
    着,抚摸着大飞的头发,并把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胸脯上,任由他嘴唇和舌头肆意
    的挑逗着。老婆轻吟着把一只手伸进了大飞的运动裤里,一把抓住了他的老二,
    来回的套弄着。
    大飞也不吃亏,一只手直接从老婆的屁股后面摸向了她的骚穴,几根手指在
    她的穴口来回的抠弄着,渐渐的有了水声。
    老婆此时已经被大飞撩拨的欲火中烧,伸手去往下拽大飞的裤子。其实大飞
    也已经憋的不行了,扭了两下身子,运动裤已经退到了膝盖,一条粗大的凶器,
    只晃了一下,随着「噗嗞」的一声,就进入了老婆的两腿之间。虽然我只看了一
    眼,这家伙的鸡巴真的很大,不禁让我都有些嫉妒,我也相信这根大屌一定能把
    老婆操的很爽。
    老婆坐在大飞的腿上,双手楼主了他的脖子,身体不停的抬起落下,用自己
    那多汁的淫穴,紧紧裹住大飞粗大的阴茎上下的套弄着。呻吟声不断的从老婆的
    喉咙里发出来,让我的鸡巴在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下,不断的壮大、充血,涨
    的难受,小东也很快有了反应。
    「老公……你不是……喜欢……看……看我……我和别……别人干吗?……
    啊啊啊……你……看的……爽……不爽啊……」。
    能不爽吗?看到老婆疯狂的享受着大飞的鸡巴,我已经爽到了极点。说实话
    我从来都没敢想过琳琳会变得如此的淫荡。一个可以在自己老公面前肆无忌惮的
    和陌生男人做爱的淫妇,不正是自己苦苦追求的吗?我不由得心里一阵阵窃喜。
    老婆用力的按住大飞的肩头,好让他的身体更倾斜一点,她不住的扭动着身
    体,整个阴户在大飞的两腿之间不停的摩擦着,一根粗大的鸡巴更是在她的阴道
    里不停的来回的刺激着每一个敏感的细胞,让她娇喘连连。
    大飞抓住老婆的两个浑圆的奶子揉捏着,紧紧的闭着眼睛,享受着来自这个
    陌生的骚姐姐带来的极大快感。看得出来,他有几次都差点射出来,但他忍住了,
    他还不想草草的结束这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很显然他果然不是雏儿,技巧和控制
    力都很不错。
    小东兴奋的有些颤抖,从背后一把搂住骑在大飞身上的老婆,抢过大飞的手
    中的两个奶子,狠狠的抓着,并用大鸡巴在老婆的半裸的美背上,来回的摩擦着,
    一挺一挺的用身体辅助老婆的前后扭动。
    老婆在两个男人的双重刺激下,显得更加兴奋,加快了扭动的频率,随着她
    喉咙深处发出的一声颤抖的呻吟,老婆高潮了。而此时,大飞也再也忍不住了,
    使劲的抬起了屁股,紧紧的抵住老婆的骚穴,直接把浓浓的精液发射到老婆的阴
    道深处。
    老婆稍事休息后,从大飞的身体上退了下来,一股浓精从她的穴口缓缓的流
    出,大飞的鸡巴上也满是粘稠的液体,当然这有他自己的精液,也有老婆高潮时
    泛滥的淫水。
    「好姐姐帮我清理一下好吗?」。
    老婆刚要去拿纸巾,大飞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用嘴好吗?我以前的女人都是用嘴为我清理的」。
    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跪在了大飞的两腿之间,张开性感的双唇,皱
    着眉头一点点的吞进了大飞那粘糊糊的鸡巴,显然是觉得有点恶心,但仍然很兴
    奋的样子。
    看到老婆的表现,我有点惊呆了,可以说现在的她不仅仅是骚,而且我觉得
    她更贱,贱得像一条正在发情的母狗,看来老婆淫荡的潜力真是无穷无尽。这几
    年来,我和老婆做过多少次,我也记不得了,她也从不会拒绝帮我口交,但她从
    不会在我射精后帮我帮我如此的清理,我想大飞一定很爽吧。
    不得不说,这小子比我还会玩,而且更能激发女人骨子里淫荡的潜质。像这
    样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对我老婆这样性欲旺盛的少妇还是有一定的杀伤力的。
    小东看到老婆像母狗一样的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刚刚被操爽了的穴口还微
    微的一张一合着,体内的精液已经从穴口挤出了不少,顺着大腿一点点的向下滑
    着。他激动的咽了咽口水,直接跪在了老婆的身后,已经翘得高高的鸡巴,在老
    婆的两腿之间晃动着探索了几下,就完全插进了老婆的身体,连续的抽插了起来。
    老婆被小东突如其来的抽送,兴奋的颤抖了一下,更加卖力的帮大飞舔舐着,
    套弄着。叼住鸡巴的嘴不时的发出了,高潮过后再一波的浪叫。
    看着面前的老婆被两个男人轮番的奸淫着,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欲,一
    只手不由自主的在鸡巴上轻轻的套弄着。眼看着大飞鸡巴上的精液已经被老婆舔
    舐得干干净净了,我推了大飞一下,示意他让开,自己迅速的脱掉了裤子,坐到
    了老婆的面前,一把抓住老婆的头发,把她的头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胯下。随着整
    根鸡巴完全的插入到老婆的嘴里,我兴奋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随着小东一次次的撞击,老婆的身体也一前一后的晃动着,我插在老婆嘴里
    的鸡巴也被一次次的吐出又一次次的吞下,我甚至觉得这比操他的骚穴更爽。
    我和小东相视一笑,小东更加卖力,狠狠的每一次都直接顶到了老婆的花心,
    直操得老婆张大了嘴巴,不住的浪叫。我想此时周围的邻居也都能听的见吧,这
    让我激动的近似疯狂了。我双手抱住了老婆的脑袋,一次次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
    的两腿之间,每一次我的鸡巴都能直接的插到了她喉咙深处,弄的老婆不住的干
    呕,眼泪横流。
    几分钟后,小东身体一挺,第二股浓精再次射进了老婆的身体里,而我也没
    忍住,直接把她的头死死的压在自己的鸡巴上,在她的喉咙深处,颤抖着发射了。
    发射的过程一直持续了十几秒,当我把老婆的头松开的时候,她才深深的吸了一
    口气,不住的咳嗽着,憋了半天有点缺氧,脸色有些发白,嘴角不断的有粘粘的
    口水和胃液一样的液体淌了出来,而精液似乎完全被吞进了胃里。
    我轻轻的帮她擦去嘴角的精液,让她无力瘫软的躺在了沙发前的地毯上,任
    由双腿程大字型随意的分开着,两股精液混合在一起从她的骚穴里冒了出来,看
    着有些红肿的小穴,我的心有点疼,随即又马上被那种极度的刺激所淹没,我真
    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又骚又贱的女人了。
    大飞这会已经缓过来了,鸡巴也再一次的坚挺起来。他爬到了琳琳的两腿之
    间,抓住了她的两只脚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鸡巴随着「噗嗞……噗嗞……」精
    液被挤出来的声音,再一次的插了进去,继而持续的狂顶了起来。
    老婆被大飞再次猛烈的狂操着,呻吟声立刻又传了出来,她不住的摇晃着脑
    袋哀求着。
    「好……弟弟……啊啊……让我……让我再……再歇一会吧!……啊啊……
    啊啊……要……要不然……我会被……啊……干死的……啊啊……啊……」。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我看你比我还想要。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骚屄,就是
    人人都能操的婊子,先让我爽了再说」。
    我的心里突然被刺痛了一下,我温柔的老婆竟然被人如此的侮辱着,奸淫着。
    我不由得向老婆的脸上看去,可她竟然没有看出一点受辱的感觉,反而还抬高了
    屁股迎合着大飞的每一次插入,应该她还是很喜欢这样吧。
    小东起身绕到了老婆头的位置,慢慢跪了下来,两腿之间沾满了精液的阴茎
    正好在老婆脸的上方,湿漉漉的晃悠着。老婆不好意思的闭起了眼睛,把脸扭向
    了一边。
    「好姐姐,大飞的鸡巴你都给口了,哥哥还射在了你嘴里,你也给我弄一下
    吧,求你了」。
    老婆伸出了手温柔的摸了摸小东的鸡巴,然后直接张开了嘴,含了进去。很
    快小东的鸡巴在老婆的嘴里慢慢变大,变硬,小东不得不弯下腰才能让鸡巴在老
    婆的嘴里出入的更顺畅。
    老婆的骚穴和嘴巴分别充斥着两条粗壮的鸡巴,而且同时的抽插着。尤其是
    大飞,鸡巴又大,技术又老到,每一下都干得老婆不住的扭动,淫荡的呻吟声被
    小东的鸡巴堵在了嘴里,而来自喉咙深处的哼声,好像是来自灵魂的声音,更让
    人觉得刺激。
    经过了近二十几分钟的激战,老婆被干得神魂颠倒,高潮迭起,浪叫声一浪
    高过一浪,可惜了朋友送给我的进口地毯,被老婆的淫水弄湿了好大一片。大飞
    在老婆几近昏厥的时候终于第二次射在了老婆的小穴深处,小东也随后射在了老
    婆的嘴里,被老婆迷迷糊糊的吞咽了下去。
    其实我知道,并不是小东的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而是老婆被大飞操得根本
    顾不上嘴里还含着小东的鸡巴,要不然小东早就缴械投降了。
    大飞和小东离开了老婆的身体,坐在沙发上,欣赏着老婆被暴操后的身体。
    老婆无力的任由身体在高潮后不由自主的抖动,整个阴户被弄得一塌糊涂,精液、
    淫水到处都是,很多毛毛都粘糊糊的粘连在一起。
    我的鸡巴在这淫靡的气氛下,硬邦邦的涨得难受。我提枪要上马的时候,老
    婆却带着哭腔哀求着,要我饶了她。我真的很想操她,但又不得不顾及老婆的身
    体和感受,正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大飞竟悄悄的把嘴贴近了我的耳朵。
    「哥,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很刺激,其实姐姐也是这样觉得的,她嘴里说不行
    了,其实是她还没有尝到过更深层次的高潮。我觉得你应该让她尝试一次,这会
    让她一生难忘。我和小东可以帮你」。
    我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提议,他又偷偷的和小东耳语了几句,两人同
    时起身,每人一只手挽住了老婆的一条腿,而另一只手都搂住了她的肩膀,硬生
    生的的把老婆抬了起来,就好像儿时玩的抬轿子游戏,不过不同的是,老婆的两
    条腿是分开的,整个阴户都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示意他们再稍稍的抬高一点,我调整了下角度,直接捅了进去,大量的精
    液被挤了出来,滴落在我心爱的地毯上。不得不说精液还有很好的润滑作用,我
    不但不觉得他们的精液很污秽,反而更加激发了我的兽性。
    老婆浪叫着不断求饶,眼里含着眼泪不住的扭动身体,头使劲的向后仰着,
    任由柔滑的秀发随意的低垂着,不住的摇摆。我也顾不了许多了,既然已经操了
    起来,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想起刚才她和小东、大飞的表现,自己简直就像在
    奸淫一个风骚的妓女,反而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情,大力的狂干,让她每一下,都
    爽到了极点。
    疯狂的操了一阵,琳琳已经不再哀嚎,也不再扭动着身体反抗,持续的高潮
    使她已经意识模糊,两眼失神的一阵阵抽搐,眼角的泪水也随意的流淌着。我知
    道这是女人连续高潮的表现,并不是她想流眼泪,而是她根本控制不了。
    用这个姿势操她真的很累,再看看小东和大飞也都在咬牙坚持着,索性我就
    不再控制,一阵加快了速度的猛干,我的无数后代直接冲进了她的骚穴深处。
    射精之后,我整个人直接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他们俩个也轻
    轻的把老婆放到了地毯上,不住的按摩着酸痛的胳膊。老婆虚弱的躺在那里,一
    条美腿还随意的搭在我的腿上,我能感觉到她兴奋的每一次颤抖,看来今天老婆
    是累坏了,也爽疯了。
    休息了好一阵,小东和大飞还想继续,却被我拦下了,毕竟老婆今天连续被
    操了好几次,也很累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我和大飞也互相留了电话号码,看
    到他意犹未尽的样子,我答应他不会只有这一次,下次肯定会更刺激,更精彩。
    我和老婆一起洗了澡,相拥着躺在床上。我们很自然的聊着今天的事情,老
    婆也再没有羞涩的感觉。我问她是不是喜欢几个人一起操她,她没有回答,直接
    吻住了我的嘴,翻身再次骑了上来……。